行业资讯
联系我们

地址:东莞市东城南路39号美居中心A6栋303号

电话:0769-33366756

邮箱:417668173@qq.com
邮编:523000
网址:

      http://www.enghotel.net

     
行业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
中国人在海外开民宿的第5年…
来源:迈点网 · 周楣楣    日期:2020/3/17   浏览次数:

在百度上搜索“海外民宿投资”,有约2,370,000个搜索结果,而当我们把日期倒回到5年前,大概只有8万多个搜索结果。

从民宿短租平台的跌跌撞撞出海,到个体的资产投资,不长不短的5年时间,互联网见证了海外投资民宿从萌芽到蓬勃的历程。

没人知道5年后的海外投资民宿会是一番什么模样,但不少民宿主知道,这一场疫情下,暗含变革的方向。

中国投资者“出海”的那5年

在民宿“出海”之前,随着国内丽江、厦门、桂林等老牌旅游城市兴起,民宿业早已发展得如火如荼,就连知名的莫干山民宿,也从粗放的1.0版本,升级到了走精品化、高端化路线的2.0版本。

国内的民宿业已成热土,留下的道路,无非是深化或者扩张两条。巧的是,成立于2008年的Airbnb这一短租平台,在2015年入华,还带来了“共享住宿”这一概念。

民宿投资者开始自问:Airbnb可以来中国搞“共享民宿”,为什么国人不可以去国外搞呢?

此外,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出国旅游,开始有人询问海外是否有国人开的民宿。木鸟短租创始人黄越在2016年的采访中提到,从2015年12月开始,他感觉到木鸟短租平台上的用户开始出现一些新变化:越来越多的用户询问木鸟短租是否在海外有出租房源,有的用户甚至直言不讳地说,如果你们没有境外租房服务,我就去了……这让他意识到,是时候开拓海外市场了。

与此同时,彼时的途家民宿、小猪短租等平台,也纷纷将目光转向了海外。

紧跟在短租平台脚步后的,是个人投资者与创业公司。

共享经济的理念一般是C端的房东主导,因此,即使是短租平台上,也是C端房东占主流。

微信图片_20200317082604.jpg

来源:亿欧网

标题:【行业研究】全面解读途家、木鸟、小猪三大民宿(2016)

这一时期,不少国内媒体、平台上,也出现了不少投资指导、海外民宿宣传等信息,在问答社区知乎上,还有不少关于这一方面投资的咨询。海外投资民宿开始正式进入人们视线。

仿佛看到风口,疯狂的投资者趋之若鹜,想做民宿但没钱怎么办?你还可以众筹。彼时开始吧平台曾出现过东南亚海岛、欧美、日本等海外民宿项目,致力于为民宿解决资源、资金、推广和人才上的一系列痛点问题。

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涌向海外,尤其是周边几个关键的城市,当地政策也开始有变化,海外民宿的生意,变得不好做了。

到了如今,海外的民宿,也从野蛮生长进入了精细化运营,甚至有了连锁、与当地文化融合的趋势。

投资回报率150%?海外投资的危与机

是什么驱动着无数投资者前仆后继地“出海”?

自媒体从业者王卓峰在知乎网站上发布其在日本投资民宿情况时表示:“‘差价’越多,就越有机会。”租房子做民宿成为了最早的方法。该投资人选择了整租一些具备一定区位优势和价格优势的大户型,经过重新装修,委托当地专业管理公司日常打理的方法来作为民宿向游客出租。该投资者宣称一年后部分城市项目的投资回报率在150%以上。

除了最重要的高回报之外,与国内扎堆的民宿相比,还未迎来爆发的海外投资民宿的前景也颇为光明。

2016年春节,中国内地游客出境游人数首次超过境内游人数,占出游人数超过60%,《2018春节出境游趋势报告》显示,有80%的受访者表示“2018年春节有境外旅游计划”。在春节出境游客群的比重也在逐年增长,令整个年龄结构趋向年轻化。泰国、日本、欧洲、加拿大、摩洛哥等,是游客出国首选,自然也成为了投资的重点市场。

另一方面,是当地客房的短缺,承载不了日益增多的游客。以日本为例,2015年日本整体酒店入住率已达到82%。“一般来说,80%的入住率被看作是满负荷运作。按照目前的入境游客增速来看,即使未来只是新增500万游客,东京及大阪地区估计将出现客房短缺。”日本瑞银证券经济学家青木大树表示。

再加上有些中国游客,在国外会有语言问题,能碰上说中文的房东,甚至国内的客服会全程做好对接工作,带来的安全感,让游客更倾向于选择国人投资的民宿。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国外投资民宿的机会确实多,但摆在中国投资者面前的问题也不少。

语言问题、客户习惯、收益管理等都可勉力克服,当地的国家政策,却是半点都不由人。

2015年,为解决“住宿难”问题,与经济收益的利处,日本政府解禁了“民宿”规定,彼时经营成本低,利润丰厚,“租一间月租五千元人民币的房间,转租出去收入至少能翻一倍,净利润达三分之一。”当时有民宿这样说道。

可到2016-2017年,日本的民宿经营已呈泛滥之势,一些经营者甚至用地下室、仓库做民宿,以低廉的价格出租。2018年,日本政府又重新出手干预,出台了《住宿宿泊事业法》,对民宿的消防、安全、环境卫生等提出严格要求,未取得合法资质的民宿必须从民宿平台下线。

彼时媒体报道最多的案例,当属2018年1月,买下了京都一整条街,做“蛮子民宿”的薛蛮子,虽然当时澄清了不受影响,但后续依然退出了市场,而对于途家、Airbnb等平台方,可能受到的冲击会更大。

清零的入住率,中国民宿主进入暴风眼

在面对政策变动面前,不少投资者还是颇为淡定的,“无非就是少赚点”。大阪民宿经营者陈女士表示,政策的落地对她的影响不不大,因为此前民宿的收益也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可观,即便没有政策的影响,一年中也无法达成180天的入驻间夜量。

而如今,随着疫情的影响,在几近清零的入住率面前,情况似乎一下子变得棘手起来。

一位在泰国清迈开民宿的投资人5 天内发布了3次为民宿寻租的信息,他表示,平时有 90% 的客人是中国人,在淡季,包下整栋别墅的 5 个房间需要 1000-2000 元每天,而过年期间,价格可以达到 4000-5000 元。粗略估计下春节期间的损失,加在一起,大概有 2 万多块。“如果超过 3 个月还是这个情况,我感觉清迈最起码要走一半开民宿的。”

在日本的民宿投资人情况也不乐观。

在日本运营民宿的史喆称,今年3月份整体入住率仅不到30%,目前也很难预测4月份订单量是否能回升。“正常情况下,3月份应该是订单激增的时候,但现在后台一响都是退订的信息。这两天有少量新增的临时订单,可能是滞留在日本的客人,具体原因我们也不太清楚。”

打道回府or坚持留守?自救下的希望

已经有中国投资者开始计划撤出日本民宿市场。有民宿主透露,所谓150%的投资回报率是夸张,2017年前国外投资民宿确实回报率高,但如今干民宿,累,还赚不到什么钱。

一位曼谷的民宿主说,一般没有人会专职做民宿,至少都有一个副业来维持经营,否则很难坚持下来,“不然就是非常有钱,开民宿打发时间”。

疫情影响下,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民宿业,都面临着一轮洗牌潮,那些本就竞争力弱的、试图投机的民宿,会被淘汰,而那些入局早的,或已经发展出了一定规模的,更具品质有客户号召力的,短时间之内赚得少,但还能撑得下去。

尽管一些民宿所在国已经推出了相关政策。譬如日本政府紧急出台了“雇佣调整补助金”政策,称1月24日以后,今年和去年同期相比营业额下降了10%以上并且暂时停业的公司,只要加入了雇佣保险,且能够证明受肺炎影响,都可以申请此项补助金。按照公司员工的每日工资的2/3补助,补助金的每日上限为8335日元。

这一政策,对于那些规范运营的民宿无疑是希望,而在客户减少的时间里,正可以开始思考——海外投资民宿的下一个5年,应该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