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联系我们

地址:东莞市东城南路39号美居中心A6栋303号

电话:0769-33366756

邮箱:417668173@qq.com
邮编:523000
网址:

      http://www.enghotel.net

     
行业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
OYO中国大败退:裁员80%、高管洗牌、酒店解约
来源:周晓奇    日期:2020/3/16   浏览次数:

没有任何征兆,还在家隔离的OYO员工谢欢突然收到了裁员通知。

“很意外,没想到整个小组全员被裁,一个人都没有了。”谢欢说,“不仅是我们小组,还有其他小组也团灭了。”

由于业务转向与疫情带来的双重影响,此次OYO中国裁员力度远超正常范围。此前有媒体爆出,OYO中国裁员比例达到60%,但据Tech星球(ID:tech618)向多位OYO中国员工求证,原本OYO中国去年10月有10000人,此次只会留下1500人到2000人左右,整体裁员比例达到80%左右。

其实,裁员潮早已显现端倪,2020年2月,OYO中国区八位CXO之一的COO(首席运营官)施振康离职,不久后关于业务调整的内部信出现,大幅度裁员随之开启。

据Tech星球(ID:tech618)了解,OYO中国区八位CXO级别的高管,CLO(首席法律官)伍小翠、COO(首席运营官)施振康已离职。

目前,仍在职高管为CFO(首席财务官)李维、CTO(首席技术官)邹嘉、CRO(首席收益官)朱磊、CDO(首席发展官)胡宇沸、COO(直营业务兼EGM(新兴增长市场)业务总负责人)徐一峰、CHO(首席人力资源官)凌震文。

7.jpg

根据受访人整理的高管信息

除此之外,去年7月入职担任供给增长部门高级副总裁的王平,已经升任为CSO(首席供给官)。多位OYO中国的员工和中层表示,目前王平与CRO(首席收益官)朱磊在OYO中国握有实权,其余人基本已被边缘化。

不仅是人员骤减,OYO的中国业务范围也在缩减。据OYO中国内部信显示,从3月1日起,OYO中国将原先11个大区缩减为7个,48个Hub(辖区中心)缩减为30个,众多城市进行合并管理。

6.jpg

与此同时,从2020年开始,原先实行保底政策的2.0模式全部取消,改为没有保底的“共赢宝”模式。

“今年3月1日之前,所有合作的酒店已经改为“共赢宝”模式,不愿意合作的业主全部解除合同。”前OYO中层管理人员林辉表示。

据他介绍,由于疫情原因,此次OYO中国给出的解约理由是“不可抗力”,所以不用提前告知酒店业主,OYO中国可以直接解约,并且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由此带来的后果显而易见,OYO中国的SRN(可售房间数)骤然下降。“现在一个Hub大概有400到500间房,30个Hub的房间量在12000到20000之间。”林辉说。

如果照此推算,这和OYO中国官网上的数据出入很大,官网显示房间数为78万间。

对于合作酒店数量,OYO方面回复Tech星球(ID:tech618)表示,到春节前OYO酒店拥有9000多家合作酒店。但由于疫情给酒店业带来巨大影响,部分酒店处于歇业和半营业状态,恢复正常合作尚需要时间。

“原先OYO中国虽然持续亏损,但是好歹有规模,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林辉有些惋惜。

对于OYO中国大规模裁员事件的具体细节,OYO方面回复Tech星球(ID:tech618)表示,其2020年的战略目标是优化业务模式,专注可持续发展,提升运营体系。“基于此,我们从去年年底开始直至今年年初,在全球范围内,做了相应的战略调整。在中国原本计划1月份实施,疫情原因,导致延迟到了现在。”不过,OYO并未确认关于此次裁员的具体人数,称“具体涉及人数将在未来一两周更清晰。”

据公开信息,2019年10月,OYO酒店获得由创始人李泰熙(Ritesh Agarwal)、软银集团、光速创投等投资的15亿美元,估值达100亿美元,成为印度第二大独角兽企业。

全线溃败

叮咚,随着一声清脆的提示音,OYO中国EGM事业部员工吴维看到了一封来自公司的内部邮件。“大致内容是公司进行业务调整,合并大区,没有提到精简人员。”吴维说。

收到内部信的那一刻,吴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失业。

两小时后,吴维的上司召开会议,宣布整个部门全员裁撤,让员工直接联系公司人事,处理后续事宜。

此次裁员风波中,影响最大的正是吴维所在的EGM(新兴增长市场)部门,所有人员100%全部裁撤,其他部门裁员比例也达到60%左右。

针对EGM裁员细节,OYO方面回复Tech星球(ID:tech618)表示,OYO酒店决定整合加强EGM和总部团队的协同性,但同时也会为他们配备在特定区域独立运作的能力,即OYO酒店在一些区域仍旧保留经营良好的EGM酒店。

对于裁员补偿,OYO方面也向Tech星球(ID:tech618)表示,入职时间超过试用期的员工均为N+1.5,处于试用期内的N+1,该方案高于相关法律法规的标准。

据多位受访者向Tech星球(ID:tech618)表示,大部分在OYO上海总部工作的员工,都拿到了N+1.5的补偿,但在全国各地的市场开拓人员,非但没有拿到补偿,而且还被拖欠了数月的绩效奖金,金额在几千到十几万不等。

“我连续4个月没有收到绩效奖金,数额达到十几万元。”前OYO地区市场总监陆川说。

为了拿回拖欠的绩效,不少OYO中国员工已经集结赶赴上海总部讨薪。陆川表示,3月5日第一批去总部讨薪的员工已经拿回了全额绩效奖金。

针对拖欠绩效情况,OYO酒店方面向Tech星球(ID:tech618)表示,工资和奖金之外的绩效部分,按照公司规定,绩效的计算应按合规、有质量的SRN来计算。目前正在加紧对过去业绩的审查,这是常规流程的一部分。一旦审查结束,会严格按照绩效方案予以发放。

5.jpg

3月12日,OYO员工在OYO中国上海总部讨薪

随着裁员人数的急剧增多,原本就亏损,再加上裁员补偿带来的压力,OYO中国开始陷入全线溃败的局面。

“现在也有不少酒店业主找到我们,询问拖欠的保底收益,有些还想解约。”吴维说,“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业主。”

部分地区业主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开始采取了行动。3月5日,两位来自陕西的酒店业主与OYO员工一起去到上海总部,讨要拖欠的款项。

“这个月底,我们也要和OYO解约,不准备再合作了。”杭州某OYO加盟酒店业主于蕾说。

于蕾表示,2019年与OYO签约合作时,OYO给到了保底金额,14个房间一年保底费用为37万,也就是说于蕾一年可以从OYO拿到37万保底费用,超出费用再与OYO进行分佣。

然而到了2020年,OYO单方面表示不会保底,要么重新签订不保底的合同,要么解约。

4.jpg

OYO中国发给酒店业主的解约函

“我一个月光房租、水电等费用的运营成本就要1.5万元,OYO不保底,加上它设置的房间价格那么低,我根本没钱赚。”于蕾说。

Tech星球(ID:tech618)向多位OYO加盟酒店业主询问情况时,发现大多数业主已经与OYO解约,暂时没解约的业主也已经准备解约。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大裁员发生后,OYO中国也没有了以往高歌猛进的冲劲。

“原本我们部门大多在深夜下班,晚上十点下班都算早的,现在七点就下班了,甚至CSO王平也在七点前就走了。”林辉说。

据此前媒体报道,王平每天都保持15个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经常睡办公室,非常拼。

3.jpg

如今,这场史无前例的裁员潮,即将接近尾声。据OYO前员工刘飞表示,现在OYO钉钉群里的员工仅有2600人左右,去年10月人数则是10000人,“现在已经裁得差不多了,只是有些人还没有退出钉钉。”

埋下的祸根

作为印度酒店连锁企业,OYO入华仅2年多,OYO中国一路高歌猛进。据官网显示,现今OYO已经遍布全国338个城市,覆盖19000家酒店,房间数高达78万间。

短时间内达成如此庞大的数据成绩,来源于从上到下的传导,“OYO总部印度方面只要看到签约房间数的增长,对其他数据都不在意。”林辉说。

这也意味掌管增长的CSO(首席供给官)王平,比CRO(首席收益官)朱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OYO销售与运营人员比例为6:1,全国销售人数有8000人左右,运营只有1400人左右,配比差异表明OYO高度销售导向。

在单一的指标下,为了快速拓展中国市场,OYO还使用给予业主保底金额的方式,简单粗暴地签约大量低质酒店。

“明明一家酒店只值10万元,但OYO给业主20万,谁都会接受,业主也在薅OYO的羊毛。”林辉说。

受到决策层的影响,一线市场员工的KPI自然变成了房间数。OYO也设置了层层递进的奖励指标,只要签约酒店数量越多,奖励提成也更高。

2.jpg

OYO中国考核规则

“前期根本不会考虑酒店品质,只要满足20间客房就能签约,而到了后期十几间房的酒店也会签。”OYO中国一线市场人员包瑞说。

没有了太多的硬性标准,包瑞试用期第一个月,就签下了70间客房。她表示,一般经济效益不好的酒店才和OYO合作,因为OYO还要抽酒店线下订单的佣金,生意好的酒店不愿意让出这部分利润。

不考虑酒店质量,签约大量低质酒店,为了快速扩张放弃收益,同时支付签约酒店的保底营收。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OYO在中国签约的酒店数越多,亏损的资金也就越多。

2月17日,OYO公布的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去年总收入9.51亿美元,中国市场贡献32%,但同时总亏损也达到3.35亿美元,中国市场亏损占收入比高达64%。

1.jpg

OYO 2019年财务情况,图片来源于TechCrunch

长期的巨额亏损也引起了印度总部与资方的注意,今年开始OYO内部已经在发生变革,年初强行推行的“共赢宝”模式,成为OYO中国开始从注重SRN(可售房间数),转移为在意收益的标志性事件。

“我们接到的指令是今年2月份全面止损,也就是说2月之后全国不会再出现一家保底酒店。”林辉说。

然而OYO中国进行的自救行动,也可能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

据多位酒店业主向Tech星球(ID:tech618)表示,本来他们就不满OYO控制酒店价格体系,换取高入住率的策略,如果还没有保底金额,根本没有合作的必要。

“原先内部指标是在今年6月份扭亏为盈,但谁也没想到出现了疫情,酒店业近乎停摆,OYO就此断了抽佣渠道。”林辉说。

因此进行大批量裁员,成为了OYO中国当下控制成本的重要手段。

一地鸡毛

略微休整了下衣着、发型,OYO中国一线员工沈志龙快步踏入一家酒店,可还没等他说上几句话,酒店业主已经骂骂咧咧地把他赶了出来。

“我走访了几家酒店,都是被人家骂一顿,然后赶出来,整个区域好像都对OYO充满了恶意。”沈志龙向Tech星球(ID:tech618)表示。

2019年11月,沈志龙经由朋友介绍加入OYO中国,成为华东区某小城市的一线市场人员,负责开拓酒店。

多次被酒店业主赶出门后,他了解到当地原先有几家与OYO合作的酒店,但早期OYO员工开拓酒店时,承诺的装修改造费、布草等,迟迟没有兑现,同时每月返还给业主的营业额也有较大出入,因此造成业主不满。

“当时也不是我签的单子,现在当地口碑做坏了,我也根本发展不了新客户。”沈志龙有些委屈。

OYO中国无法向商户兑现承诺的情况,在今年初频繁显现。

包瑞曾在2019年12月签下了三家酒店,原先公司可以给到酒店业主提供装修门头、免费拍图、赠送布草等服务,但到了月底,却被突然告知所有赠送服务全部取消。

无奈之下,包瑞只能多次向领导反映,希望可以将签单时的承诺兑现给业主,在她的多番请求下,最后也只是争取到免费布草,给到了酒店。

“当时我开始意识到,我们承诺的东西根本没人去落实。”包瑞说,“今年1月份,更加明显感觉到公司整体福利补贴的下滑,有些甚至直接取消了。”

酒店业主端的感受更为明显,自从和OYO中国签订了“共赢宝”模式后,于蕾发现每月到手的营收比实际营收少很多。

“本来疫情期间,OYO表示2、3月不收取佣金,只收取10个点的渠道费,但实际过程中,我从携程、美团渠道来的客源,OYO还要抽取6个点,也就是说一共要抽取16个点。”于蕾说。

与此同时,OYO还会进行各种扣费,这些扣费项目在签单时,市场人员并没有如实告知,这无疑加深了酒店业主对OYO中国的不满。

不过,最让酒店业主气愤并不是各种扣费,而是无理由的控价体系。原本酒店正常价位在100元左右,但OYO中国为了提高入住率,会将价格调到29元、39元,以此吸引消费者入住。

“我也能理解调低价格提升入住率,但有些时候天天满房,也要维持低价,就是不愿意调高价格,这完全打乱了我原本的定价体系。”于蕾略显气愤。

不仅业主对控价体系不满,一线市场人员也对此颇有微词。

包瑞曾开拓的一家酒店,OYO中国在控价时直接将标准间、大床房、套房等三种房型价格,全部调成39元,“没有这么玩的,这直接把酒店的价格体系全打乱了。”

在这种控价体系下,一旦消费者适应低价,只要酒店调回正常价格,非但不会吸引消费者入住,反而会形成“大数据杀熟”的想法。想依靠共赢宝自救的OYO中国,似乎已经失去信任基础。

2019年5月,华住董事长季琦曾公开透露,中国酒店业的牌子够多了,不需要像小黄车OFO这样的一地鸡毛。

没想到时隔近一年后,这一预言成真。如今的OYO,在中国烧了钱,花了精力,最后却自我断臂,放弃了原先重仓的下沉市场,OYO中国还有明天吗?

【*来源: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周晓奇